觀眾視角丨《風騷律師》S5E5點評,讓我們一起赴湯蹈火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3
  • 来源:免费观看日本无码视频_免费观看四虎精品国产_免费观看完整的污视频

本集乍看上去有些平淡(但非常搞笑),其實在人物塑造和情緒立場上有瞭階段性的巨大推進。另外,這集裡金和吉米、古斯塔沃和麥克兩對角色形成瞭一種心理上的巧妙對比:同樣是拉另一人下水,金顯得扭捏盲目,古斯塔沃則坦然無畏。

盡管本集最突出的主角是金,但我還是認同標題《Dedicado a Max》(獻給馬克斯)的選擇與分量——這很可能是BB和BCS中,古斯塔沃與麥克兩人唯一一次打開天窗說亮話。

攜手玩火

工程隊各就各位,隻等警長把“釘子戶”阿克架走,他們就要開始強拆工作瞭……此時人群中擠進來瞭一個吉米。

等等啊,我有問題,你們確定拆的地方沒錯嗎?驅逐令上寫的是1130號,可阿克先生傢是1240號哦。

這是吉米的第一招“錯誤的門牌號”(曾對查克使用過,讓金拿到瞭梅薩維德銀行的業務)。

保險起見,警長去打瞭電話求證,進而成功讓工程拖延瞭一天。

老頑固請瞭律師,到嘴的肉下不瞭口,凱文、佩奇與金商量起瞭對策。金主動坦誠瞭對方的律師是吉米,為瞭避嫌,她要暫時退出圖克卡裡姆案子……這招欲擒故縱果然有用。

凱文充分相信金的為人和能力,疑人不用,用人不疑,“我不會讓那老頭奪走我這裡的精英律師。”

當晚,吉米在準備下一招時接到瞭霍華德的電話——他早忘記“霍華德想請我回HHM任職”這檔子事瞭,因為自己已經做出過回應,隻是霍華德不知道而已……

吉米像面對一個不願打交道的路人那樣敷衍瞭一番,沒等霍華德說完就掛瞭電話。

這時金回來分享瞭自己“沒被換掉”的好消息,吉米很高興,還讓她復述當時的情況,詳細瞭解凱文做決定時的細節。

我事後意識到,此時吉米一直是抱著“玩耍”的心態在陪金搗亂,他可能以為金受瞭凱文的氣,想在工作中給凱文找點不痛快,他也樂於“整蠱作妖”博女友一笑。

所以吉米讓金模仿凱文的口氣和神情,還和她演上瞭~

不過,吉米沒想到“奸計得逞”的金是那麼風姿綽約、美麗迷人,引得他“性趣”大增,這也算是意外收獲……

吉米的第二招是“文物發掘”,他把用咖喱等“土方”浸染過的陶瓷碎片埋進瞭阿克傢,假稱挖出瞭古物,雖然這些“陳舊”的碎片一看就是現代物件,但誰知道下面會不會有其他發現呢?短則一兩天,長則一星期,工程隊繼續等著吧。

面對工頭的責問,吉米很無辜:別問我啊,你朝文化遺產法案發脾氣去。

接下去的三四五六七八招就更離奇瞭,吉米各種歪招、損招都使瞭出來,花樣翻新都不帶重的,供水問題、歷史贈地法案漏洞、承包商是逃犯、輻射超標隱患……總之就是和梅薩維德耗著。

一開始理直氣壯的警長,硬是被耗成瞭驚弓之鳥:你們律師神仙打架,我隻是個無辜的警察啊,弱小、可憐又無助。

最後吉米又憋出瞭終極大招:聖子顯靈瞭!其實就是在柵欄上噴瞭個淡淡的輪廓,可經他一炒作,阿克傢立刻變成瞭“聖地”,朝聖之人絡繹不絕,還建什麼銀行客服中心啊,直接改建聖堂吧。

註意報紙右下角,有一則“Who am I”的廣告,吉米可真是被律師業耽誤瞭的營銷奇才,搗蛋之餘都不忘進行自我推廣。

如今,梅薩維德想再用這塊地已經不劃算瞭,繼續耗下去傷時、傷錢、傷力、傷身,裡奇、佩奇等其他人都已同意瞭金的遷址方案(瞧金那躍躍欲試的得意勁兒)。

這就是金的計劃:她並不真想和吉米對簿公堂,隻是想用利用麻煩和高昂成本讓凱文知難而退。

然而,這回凱文動瞭真火:從小到大沒受過這種氣,我可不打算當逃兵,對方才一名律師,而我有一屋子的律師,怕什麼?和那老傢夥他鬥到底!

和錢過不去,隻為爭口氣,這不是一個“成熟”生意人會做的選擇,金的計策落空瞭。

吉米認為該結束這場鬧劇瞭:你盡力瞭,阿克根本不值得你付出那麼多,你做這些也得不到啥好處,再說瞭,梅薩維德銀行畢竟是你的金主,胡鬧也該有個限度。

吉米顯然比金活得更“通透”,雖然他喜歡幫助窮苦的底層小民,也樂意讓有錢的社會精英吃苦頭,但他為人處世是很務實且有限度的,他不會無緣無故堅持做一件沒意義的事情。

純粹是為瞭讓女友高興,吉米才行那些“不明智”之舉,現在是時候接受現實瞭:這件事並不重要,你別再和自己委托人過不去瞭,這不專業。

吉米很少把話講這麼重,“理性選擇”這種詞眼向來都是金對他說的……

隻可惜,金開始變得不依不饒——正如我第三集劇評時所說的,吉米知道自己想要什麼,他能在底線和灰色地帶附近遊刃有餘,而金自以為知道自己想要什麼,實際上她隨時可能在黑暗中失控摔死。

金連著兩次“or…?”之後,吉米隻得“舍命陪小人”,繼續做狗頭軍師:那就對付你老板凱文吧,這件事變得不再好玩瞭,它會鬧得很難看,搞成私人恩怨,而且無比危險。

吉米不情願做如此吃力不討好的事,但他願意縱容金的無理取鬧。

他先打電話給自己最信任的“好手”麥克(上季偷陶俑也是先找的麥克),希望讓他做私傢偵探調查凱文,可惜此時在外“修身養性”的麥克無心無力,立馬拒絕瞭。

無奈之下,吉米隻能再次通過獸醫介紹,得到瞭“老崔”的特殊服務。

雙方在見面時都很默契地使用瞭假名,隻有金顯得很不踏實,仿佛自己犯罪瞭一般……嗯,就是犯罪瞭。

順便提一句,“老崔”在第一季被麥克教訓瞭一頓後,似乎穩重瞭不少啊。

X先生通過各種合法與不合法的途徑仔細調查瞭凱文,結果發現這位銀行老板真是一個很無趣的人,老派、保守、無聊,身上壓根沒什麼像樣的黑料。

目的沒能達成,吉米忍不住開始質疑起瞭對方的“專業性”——X先生生氣瞭,立刻把他非法入室後拍的照片拿瞭出來。

X先生其實早已註意到金的“不自在”瞭,他把這份局促不安當成瞭緊張——也對,這次調查根本不合法。

你們八成是打著“律師”幌子招搖撞騙的雌雄大盜,看樣子是想敲詐勒索有錢人吧?其實不用這麼麻煩,這事兒交給我啊,叫兩個人趁其不備把他綁去沙漠就OK瞭(《絕命毒師》第二季索爾就在老白和小粉那兒享受過這種待遇)……

眼見X先生完全把他們的動機想歪瞭,吉米趕忙請走瞭他,自己不要緊,嚇著金瞭可不好……

與此同時,金卻在照片中發現瞭端倪,看著凱文傢裡各種與馬相關的照片和雕像,她有瞭主意。

看樣子,金可能是想在梅薩維德銀行的LOGO上做文章,我就不多猜瞭。

就在金憋壞水準備對付金主爸爸時,律所老板裡奇走瞭進來,他的意思很明確,希望金能“休息一下”,從梅薩維德這件案子中抽身,眼見金還在裝糊塗,他忍不住暗示道:我知道你在搗鬼,非要我挑明麼?

圖克卡裡姆的案子實在太蹊蹺,裡奇把近期發生在金身上的事情串聯瞭起來,很快就猜到瞭七八分,金的小算盤瞞得過凱文,卻瞞不過他……作為老板,裡奇希望金能適可而止。

金的反應很快,裡奇剛出門,她就跑上去當眾質問對方,非要他表態。

—— “我是為瞭保護你。”——“我不需要你保護。”在金不惜撕破臉皮的硬剛之下,裡奇不得不收回瞭成命。

這裡有兩種理解:一種是金被戳穿後的氣急敗壞、惱羞成怒,突如其來的準確指控讓她方寸大亂;另一種是金想偽裝出“被誤解、被冤枉後的憤怒”,如果她毫無反應,就等於默認瞭裡奇的猜測。

無論哪種情況,金都距離“玩火自焚”的結局越來越近瞭——現在金的智慧都放到“如何避免引火燒身”上去瞭,完全沒意識到自己根本不用玩火,她可不像靈巧的吉米能在火堆裡跳舞,一旦沾染半點火星,火焰就會迅速爬滿她那慌張無措的身體。

攜手起航

本集可能是《風騷律師》中麥克和古斯塔沃最重要的一集。

麥克醒來後發現身處於陌生的地方,回頭向房東太太一問究竟,盡管語言不通(對方也不知情),但他已經猜到是古斯塔沃·弗林幹的好事。

也隻有古斯塔沃能對自己這麼上心瞭——然而決心和對方分道揚鑣的麥克並不想受制於人,繼續欠人情,立馬徒步離開。

麥克的傷勢不允許他如此任性,沒走多久,腹部破裂的傷口就迫使他坐瞭下來……

這一幕很像是麥克在“毒師”中死前的最後一個場景,隻不過那時候他即將迎接自己的死亡,而這次的他將會迎來“新生”。

不出所料,古斯塔沃禦用的“江湖醫生”巴裡出現瞭,眼見麥克防備心很重,他實話實說瞭:別想那麼多,事情很簡單,老板隻讓我保你一命,沒有任何額外要求。

人生地不熟,手機還沒電,再獨自逞強下去就得一命嗚呼瞭……麥克斟酌再三,還是跟著巴裡回去瞭。

在縫合傷口時,麥克看著診所裡的核磁共振儀等醫療器械,深感古斯塔沃出手大方,他毫不客氣地問:你老板建這地方是為瞭藏毒吧?外面還有拿槍的人吧?巴裡笑著一一否決。

巴裡並不生氣,他同樣直言不諱:這裡是美墨邊境的一個無名小鎮,你隨時可以走,但我希望你能繼續留在科塔紮爾夫人傢裡養傷,至於老板做這一切的原因,我真不知道,你得去問他。

麥克拒絕瞭巴裡醫生“給傢人帶口信”的好意,身體狀況稍有好轉立刻又動身瞭,可見他始終不信任對方——直到他在換水池外碰到瞭一群去上學的孩子。

聰明的罪犯不會長期利用孩子做“擋箭牌”,因為行為不可控的孩子充滿瞭不確定性,這樣做危險又不人道……有孩子在此學習、生活,這個地方不會“臟”到哪兒去。

有感於此,麥克決定不走瞭(“毒師”S4-S5麥克負傷那陣子,好像也是在此養傷的)。

如果麥克多走幾步,就能看到本集的題眼和“炸雞叔”的初心瞭:那一句“獻給馬克思”,便是古斯塔沃一切行為的基石。

室內固話隻能打本地,手機又沒電,於是麥克開始瞭第一堂手工課:自制充電線!結果活剛做瞭一半,科塔紮爾夫人就拿出充電器讓他提前下課瞭……

麥克費這麼多工夫,就是想知道古斯塔沃“圖什麼”,他從不相信世上有無緣無故的好事,不問清楚他會渾身難受。

你想問,我還沒時間答呢……古斯塔沃隻聽到麥克身子好些瞭後就掛瞭電話,他大概是真忙著對付拉羅。

當然,我也覺得“炸雞叔”是想殺一殺麥克的傲氣。

麥克在雨夜拒絕瞭吉米的工作邀請後,聽到瞭科塔紮爾夫人的動靜,雨水滲進屋裡瞭,他也一起幫著堵窗戶……接下去一段時間裡,麥克心裡的疑問雖然一直沒解決,但他的身體和精神狀態恢復瞭許多。

“世外桃源”般的生活有效補充瞭麥克的元氣,以至於他有力氣開始上第二堂手工課:修窗板!

當麥克完事時,屋外傳來瞭古斯塔沃的聲音……兩人終於見面瞭,“你到底想要我幹什麼?”

面對麥克的提問,古斯塔沃的第一反應是抗拒,他不希望把這片凈土牽扯進自己的“生意”,這是對摯友馬克思的褻瀆。

麥克倒自說自話瞭起來:你是想讓我見識你的慷慨?感受別人對你的感恩戴德、頂禮膜拜?

得知實情後,麥克又轉念說:那你是讓我來見識你的仁慈和懺悔?這不過是花錢買安寧、可笑又無謂的“贖罪”行為罷瞭。

別覺得麥克的質疑是在浪費時間,這是一招典型的先抑後揚,一切隻為引出古斯塔沃那一句:什麼都不用彌補,我就是我。

古斯塔沃和金正好處於兩個極端,他這番問心無愧,充分彰顯瞭他在情感上幾乎沒有弱點。

——“那這裡算什麼?”——“紀念。”

盡管麥克認為自己與古斯塔沃“道不同不相為謀”,但他認可對方是個明事理的聰明人,也該明白自己不想再與他有瓜葛,既然如此,為什麼還要抓著自己不放呢?

古斯塔沃總算交底瞭:你正處在人生的十字路口,要麼繼續爛下去,要麼接住我給你的機會……我在進行一場(曠日持久的)戰爭,我需要(優秀的)戰士。

哦,說到底還是想讓我做你的打手?抱歉,我不想替毒販做事,你和薩拉曼加傢族那夥人沒什麼本質區別,不過“五十步笑百步”爾爾。

為瞭得到麥克,古斯塔沃繼續耐心解釋:我和薩拉曼加不一樣。

那群貪婪殘忍的臭蟲,販毒犯罪隻是為瞭錢,而我有著更遠大的目標,這個目標你肯定能理解,復仇。

古斯塔沃對麥克的近況和來歷如數傢珍,可見做足瞭調查,他越瞭解麥克,就越對麥克勢在必得——經歷過風浪、沉浮的老麥克,有能力、有閱歷,還能充分理解自己的動機,他可以成為自己最“鋒利”的合夥人。

我之所以如此看重古斯塔沃和麥克的這次對話,不光是因為他們倆難得聊那麼多,更是因為這可能是他們第一次,也是最後一次互相把心窩子掏出來坦誠相待瞭——在此之前,他們倆還做不到完全相互信任,在此之後,他們倆將不斷磨合,直至合作無間。

阿爾佈開克的最強組織,即將橫空出世。

【也歡迎關註我公號“有愛評論區”。】